lfkeji.com/199hmcy/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玩家故事会有故事的世界八零后撰稿佬

作者:墨香私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2-3 12:15:17

  八零后写稿佬85年生人,在游戏文学圈里待了已有六七年。这个信息量相当大的笔名是近几年开始用的,朋友们更习惯称呼他为"王子",全称"不快乐王子"。王子是游戏作者中少见的中文系科班出身。他入行是在2007年左右,当时他阅读了大量文本、学习了大量技巧,满脑子都是自己想要写的东西,却苦于没有发表机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翻阅了同学的《游小说》杂志,那是本游戏剧情小说专门志。王子从小就喜欢玩游戏,尤其是历史类和体育类游戏;现在所学专业跟兴趣爱好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他马上就决定要给这份杂志投稿。《游小说》曾是《游戏机实用技术》(UCG)杂志社的一本副刊,其上刊登的全部小说都是家用机游戏的同人作品。王子对家用机了解不算多,但他对自己的文笔和热情都有自信。他最后成文的灵感来自于一位讲授历史写作课的老教授,"他上课的时候告诉我们,小说要谈的不是谁把谁杀了,而是谁应该被谁杀了"。换句话说,情节应该服务于小说想要表达的主旨,"就好比三国正史里杀华雄的其实是曹操,但为了突出关羽的勇武,就弄了出温酒斩华雄"。王子当时正在没日没夜的沉迷《太阁立志传》,他就用桶狭间之战的一个片段披上游戏的外衣,写成了这篇小说。后来《游小说》的编辑夜蓝给他回了邮件,"他说我那文章将会是杂志创刊以来刊登的第一篇PC游戏作品"。这封信一直被存在王子的邮箱里,他说那是一份见证;许多游戏作者的邮箱里也都存着这样的邮件,每封邮件都象征着一个看得起自己的编辑,以及一份让自己看的起的刊物。《游小说》在当时的玩家间享有很高的声誉,许多著名作者都曾为其撰稿;直到今天网上还有大量读者在传阅着手工录入 甚至于手工抄写的《游小说》文章。全套的《游小说》在粉丝之间能卖个好价钱,它的贴吧已经渐渐凋敝,但求购贴却经久不衰。《游小说》创刊于2007年8月,它在2010年9月正式谢幕,共出版37辑。王子以"不快乐王子"的笔名在这份刊物上刊发了多篇小说,把自己喜欢的游戏类型写了个遍;他的文笔也在大量的写作中反复磨砺,"我写的稿子,基本不会被退稿"。但这几年期间他的首要任务绝不是写作,而是尽可能多的赚钱。这是王子投稿《游小说》后,第一次收到编辑发来的用稿确认信,这封邮件被保留至今,他一直没舍得删。王子母亲的身体一直以来都不太好,2008年底更是做了开颅手术,光是手术费用就有十几万;家里的积蓄耗光了,还在读书的王子低声下气地到处借钱,"那可真叫看尽了白眼"。写小说固然有稿费,但一来不多,二来发放周期相当长;于是王子不得不开始考虑一些更直接的赚钱方式。他开始拼命接家教工作,"一周七天,除了礼拜六下午以外全都是家教课,从城南到城北,每天到处跑"。学生的表现自然是不大好的,"真是好学生也不用临时抱佛脚的请家教",而家长对待王子这个穷学生多半也十分苛刻。采访中他提到自己大热天大汗淋漓地挤公交赶到学生家里,那孩子正吹着冷气吃冰棍,对他爱理不理,更不愿意上课;"那种贫富差距的无力感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动力,真是咬着牙死撑下去的"。每个月拿到家教收入之后,他就直奔医院交医药费;有时候把母亲从医院接回家以后还要继续去干家教,"有一次雷雨天,水一直末过小腿肚,炸雷就掉在我脚边";半夜回家后他身上全是混着黄泥的污垢,洗完澡以后才发现皮肤在暴晒和雨淋的交替中死伤一片,"一团团清晰的蜕皮"。有时王子会在母亲的监护室外、病床前用手机码字,就这样码出了好几篇小说;当时诺基亚手机非常不智能,文本写的稍微一长就会死机,王子就用QQ写作,"两个QQ号互相说话,对话框保存稿子,回家粘贴到一起就能发稿"。除了家教之外,王子也奋力谋求正规工作,他在2009年末进了报业实习。但无论如何母亲总是需要钱的,他"永远在同时干好几份工作,根本停不下来"。家教的工作他一直干到去年,学生家长们互相介绍,总有新孩子需要恶补,他没法拒绝一月一结的快钱。压力巨大的现实生活让他进一步谋求文学上的满足,《游小说》停刊后,他就跟着编辑夜蓝去了《PSPE族》;像他这样基本功扎实、创作欲望丰沛的作者,总会被编辑当宝物般的随身携带。到了新刊物王子的写作任务就已经不止是小说了,还有各种游戏评论、自由谈、游戏专题,等等等等。采访中王子也谈到了他对于"游戏文学"这个定义的理解,他觉得无论是小说还是评论,甚至是采访,都可以是文学。这话由一位中文系出身的作者说出来显得有些奇怪,因为许多半路出家的游戏文学作者都耻于说出自己正写着文学,他们只敢说自己在写的是"文字"而已。而王子认为"只要能打动人心,就是文学作品","如果要按《文学原理》中对于文本文学的定义,那我说的还算是窄了呢。"在他看来无论是游戏也好,历史也罢,文字作者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接近心目中的灵山。他提到自己同期的中文系同学们多数都选择进政府做公务员,这些年轻人文笔好,脑子灵活,"政府部门都需要笔杆子"。而那类文字就不是文学,"因为那不是你自己想要写的,也不是能打动人的"。但当我问起他对他作品的评价时,王子却避而不答,只说:"我心里一直是向着那座山的。" 生活最艰苦的时候王子也没有放弃写小说,这是当年他在医院陪护时用来码字的诺基亚手机,"竟然还留着,自己都没想到"。做了编辑的王子开始写更多东西,唯有一篇将老家流传的故事与人气游戏结合的小说是他的得意之作。入职编辑行业半年之后王子就遇到了一个编写教材的机会,"那时候我其实不喜欢小孩子,又被迫接触了那么多家教学生,结果还要给小孩子编教材",但这个项目收益简单明了,再加上他原本就对"体制内生活"不大满意;于是他索性辞了职。那些年里王子总处于不得不拼命赚钱的状态,这导致他总以当前收入为主要考量地选择行业。来钱快的、结算快的、收益直白的 再加上他又几乎没受过中文之外的任何专项培训,所以他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自由撰稿人怕是其中最简单的一条。他迈出了这样的一步,从此也就再也没有回到过一般社会人的轨道之中。这段时间王子也在不断的撰写游戏相关文章,朋友们也会时不时介绍工作来,"大家都很照顾我"。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他又遇到了第二个机会,为一款低龄向的游戏产品撰写背景小说 "反正又是跟小孩子相关,但当时我已经习惯了,我去做家教都觉得是采风,可以趁机多了解小孩子的心态"。王子说这段时间他写的"太多了,也太杂了",大部分稿件已经想不起来,唯独有一份把家乡本地传说和《天诛》这个游戏结合起来的小说,是他相对得意的作品。以下是这篇小说的片段赏析:黄昏,夕阳浸染大地。照耀着辛勤的农民的归程。但对于某些人来说,今日,才行将开始。 "鬼阴内乱"之后两年以来,满目疮痍的乡田城渐渐重拾了朝气,此间行人熙熙攘攘,扶老携幼,荷锄而归,一副和乐融融的景象。两年前的惨痛经历渐渐离他们远去,百姓每日只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老病死,祸乱灾荒,各安天命。江山属谁与他们并无太大关系。乡田城北郊,有一处清幽之所,城主乡田松之信把它列为禁地,平常人迹罕至。禁地之内,盛开着淡紫色蝴蝶花,花丛深处,安葬着城主乡田松之信的爱女菊姬。小小的凉亭,微微隆起的坟茔,矮矮的墓碑,昭示着墓的主人对平凡世界的向往。时值黄昏,夕阳将淡紫的蝴蝶花染成火红,微风袭来,传来阵阵银铃的低吟之声,蝴蝶花跟随着风与铃声的律动,轻轻地舞动。仿佛以舞曲,抚慰着逝者寂寞的灵魂。轻柔的脚步声响起,步伐平稳而有节奏,似是行者素来的习惯,又似是刻意为之,不打扰此间的和谐。暮色中,一个男人手挽一只小木桶来到菊姬墓前。此人一身黑色紧身劲装,满头雪白的短发,一道深深的疤痕由前额划至右颊,一种森严的杀气,只是岁月已在坚毅的面庞上留下了沧桑的印记。男人从水桶中取出一瓢水,决战sf一条龙温柔地冲洗着墓碑上的尘埃。银铃低吟,回应着丝丝情愫。男人抬头,只见原本挂着银铃的凉亭檐上,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银铃。 "彩女,你来过。"男人轻声自言自语,转过头来,眼神复杂地凝视着墓碑。"把你当做容纳仇恨与悲伤的容器,但是你的远去,真的能够消弭一切的不幸吗?" 没有人回答,墓中之人早已与她的不幸一同化为尘土。天地间只剩下一片没有答案的静默。 "好,我知道了。"男人拉起颈上的忍者面罩,恍如两对狰狞的獠牙出现在他的面上。使他更显得神秘森冷。祭奠菊姬的男人,正是乡田城私人武装东忍流首领 力丸。十年来三次拯救乡田国与为难之中的英雄,当然知道这的人并不多。王子喜欢数码产品,写稿工具也花样翻新,他应该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当真用平板电脑写作的作者……他对游戏的喜爱也兼容并蓄,游戏机达成了"全平台制霸"。游戏文学受限于游戏本身,但王子想写100%属于自己的东西,墨香私服一条龙还想把游戏小说拓展到长篇出版的水平。用王子的话说,游戏同人小说的工作"就像开荒一样"。王子最初参与制作的这款游戏当时还没有开始制作,只有设定和概念,他的工作经常是以极少的内容为起点,"天马行空的自己写"。官方甚至还参考了他的一些设计,但大部分在各种版本的反复修订之中,演化成了他自己都不认识的样子。吸引他为这款游戏写小说的不光是稿酬,还有出版的许诺;但凡是文字作者都多少抱着出书立传的梦想,"总觉得这才是正经事"。写作过程中他体会到了游戏文学天生的局限性,"毕竟是要依托在一款游戏上的,好的坏的都得依靠着它"。碰到官方设计好的剧情特别出色的时候当然好写,而碰到官方剧情略显"奇葩"的时候,他也得想办法把文章写的好看。这段时间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绞尽脑汁地为那款只有一副骨架的项目添加血肉,还要应付不断修订的版本需求,甚至是前后矛盾的人设修改。不过王子觉得"还好","至少他们已经有了很成熟的世界观,不用我去解释,还是可以专心写一些好故事"。这工作让他获得了不少成就感,"把小学生秋游日记改成海底两万里 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当然,我写的没那么好就是了"。这项工作从2010年开始,前前后后消耗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这期间王子也在各处写作、做家教、做一切能赚钱的事儿。他母亲又入院手术了,他想跟女友结婚,到处都需要钱;这笔稿费让他把三次元的艰难撑了过去。采访中王子也提到那套小说绵延数本,总销量近百万,但他的稿费却是统一按字数结算,"版税跟我没关系"。项目结案之后,王子清点了一下手里剩下的活计。他当时还在给UCG和多玩写故事,也写游戏杂谈,但这些收入"不够赚"。于是他去出版业谋了些机会,"带了个创意去,适合不同题材的"。经历了游戏官方小说的磨砺之后,王子说他不想再按照别人的轨道跳舞了,他想写一些100%属于自己的东西。可想来想去,他最想写的却还是游戏小说。王子喜欢足球游戏,早在《游小说》时期他就曾写过足球游戏小说,当时的反响还不错;而他一直想着要把小说的格局拓展到长篇出版的地步,"要赚钱,还是得出实体书"。以下是他以一个足球游戏爱好者视角写下的片段文字: "拦住他!"那位队长一边回追一边歇斯底里地喊着。但此时他发现那个那晃动着的数字"18"离他越来越远。球场上开始骚动起来,巴比拉纳的球迷开始为自己的队员忘情欢呼。当蓝衣18号球员轻松晃过对方一名防守球员之后,巴比拉纳的两名前锋已经从两侧由后插上,"18号"看似随意的一脚长传,皮球划出一道弧线越过右边前锋的头顶,落地之后稍微向前弹,那名前锋十分舒服地控下球,继续往对方腹地推进。全线压上的赛尔比竞技队后方空虚,巴比拉纳的前锋推进到大禁区右侧才受到堵截,那名前锋将球横传禁区。而接应的赫然又是"18号"。赛尔比竞技队的队长奋力追赶,终于赶回到己方禁区,看到对方传球马上斜插上去堵截射门线路,而赛尔比队的后卫与门将也都严阵以待。而"18号"则展开双臂,右脚拉弓 就在人们都在期待着"18号"以什么方式完成这次进攻的时候,只见他忽然右脚发力,让过了足球,接着脚后跟一磕,皮球绕过了上前包夹的球员,贴着地面往球门的左下角直奔而去,呆若木鸡的赛尔比球员只能目送着皮球入网! "Eagle!Eagle! "球场场上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而看台上的老佩里激动得紧紧攥住拳头,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分明看到了一只苍鹰在绿色的"天空"中肆意翱翔,凌空而下让人拜服;而直到现在他才看清楚那个"18号"的面容:典型东方人柔和斯文的脸庞,眼神却是十分锐利,眉宇间隐隐有种孤傲的气势。老佩里和一众球探们不禁惊叹:"天才,绝对的天才!这个叫黄鹰的少年绝对前途无量。" 当黄鹰走回中圈的时候,不自觉地向看台的上方望去:那里有一个穿着一身长衣,颈上围着黑白间条围巾的中年人向他默默点头。很多都知道这个中年男人是意甲豪门尤文图斯队的特使塞克。但是罕为人知的是,与那些现在才开始关注黄鹰的球探相比,尤文图斯早已对黄鹰开始了考察,双方甚至达成口头协议,只等细节敲定,黄鹰就可以披上梦寐以求的黑白间条衫,与儿时偶像德尔•皮耶罗同场献技。每念及此,黄鹰总是不经意地露出笑意。那场低级别联赛很快就失去了意义,无论赛尔比竞技的队长如何声嘶力竭地指挥,对方的后卫和门将竭尽全力防守,仍然无法阻止黄鹰的疯狂进攻,进球助攻都完成了帽子戏法。黄鹰用表现征服了现场的球迷,而欢呼"伊戈"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小镇。比赛结束后,老佩里摸了摸胸前口袋里那件薄薄的东西,径直地走到巴比拉纳队的球员休息室,正当他想敲门之际,里面忽然传来咆哮似的声音:"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另一把声音响起,"黄鹰先生,请你冷静一下。" 小小的休息室里面对面坐着两个人,永恒之塔开服一条龙此时黄鹰早已没有了球场上的那份从容淡定,他紧紧地攥住拳头,凌厉的眼神里充满着了怨恨与不甘,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而坐在他对面的,赫然是那位来自尤文图斯的特使塞克…… 从读者到作者,王子多年来从未停止过为国内各类知名游戏杂志撰稿,各种样刊自然也存了不少。儿子的出生带来了救赎,也带来了新的压力,让王子重新投身码字挣钱的道路,这一次带着截然不同的认识。在出版行业,王子的境遇不大如人意,先是项目垮掉,辗转几个部门之后他只好彻底离职。王子想把自己的创意改成绘本,但绘本在国内市场举步维难,尤其是对于名声还不够的年轻作者来说,甚少有出版社愿意冒险花费更大精力与经费为他们出版。他感到自己的写作之路处处受制,"就算是90%都是自己的东西,但会有10%是人家规定好的;而这10%就特别重要,还是会觉得不舒服"。他身边所有大学同学中,只有他一个还在坚持文学之路,提到这件事他颇有些自豪。但他也委婉地提到自己并不总能写着自己想写的东西,"倒不是现实与理想撕裂,就好像是用两套内存做着两套事,两边互不干涉……挣钱和创作肯定有冲突,具体哪边更重要,就看当时的生活需求吧"。母亲的病情平稳之后,王子有了儿子。孩子的出生对他有不小震动,过去的他是本着研究精神去接触学生,而现在他突然意识到这里有一个活生生的孩子需要自己的疼爱。原本十分不喜欢孩子的他,毕竟也敌不过天性的召唤。他说儿子的出生"给了他救赎",之前他写的实在太多,脑子很乱,书也看不进,"总想着什么能卖钱"。而之后他陪着儿子时心会更加平静,他会考虑儿子应该读什么书,做什么样的人,反过来也影响自己的选择。"从前我是在母亲的病床前码字,现在是在儿子的床前读经"。但无论精神世界如何饱满,他还是有现实的家庭要养活,儿子的开销更是迫在眉睫的问题。于是王子进入了又一轮努力写稿子的循环之中,他除了写作之外似乎不再有其他技能,于是所有花费、所有经济问题,在他眼中都幻化为了一个个"字儿"。"譬如打个车要二十几块钱,我要写百多字才能赚回来",王子说,"但是想想因此省下来的时间可以用来多写多少字、多赚多少钱,我就还是扬手叫车了"。王子曾用过的大学教材,他现在还时常翻阅。在审阅采访稿时,他更是提出了几个相当学术性的问题。尽管王子一直在跟金钱赛跑,但有件简单易懂的生财之道他却十分抵触 他不愿写软文(亦称厂商稿)。现在的王子忙起来需要把时间按照四小时来做划分,每四小时休息一次,其他时间全都在写;可他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至少还都算是创作。他现在的工作主要是几部分,首先是和游戏相关的小说、杂谈、评测,然后是属于个人创作的侦探小说和儿童读物,后者还在谋求出版的阶段。王子认定了自己要从事真正的文学创作,但他说必须走到"巅峰",才能随兴所至,才能写真正想写的东西。作为游戏作者的他与游戏业内关系疏离,又与文学界并不接近,他能想到的唯一一条通往巅峰之路,就是"尽可能多的拓展路子,尽可能多的写"。采访接近末尾的时候,王子仔细询问了同为自由撰稿人的记者,"怎么拓展人际关系,怎么认识更多的人"。整个访谈中曾有过多次微妙的尴尬,他认为某一份工作报酬相当不错,但作为一个旁观者而言,笔者却觉得那薪水实在太低。王子对于巅峰的定义大概是所谓的"财务自由",他想用一个月中的前半部分写养家的文字,后半部分则用来滋养自己的心灵世界。"我一直在追求着道,我是一直在接近灵山的" 他如此强调。在游戏小说的工作里、在杂谈和评测的邀约中,他也一直在尝试着做一些"天真"的创新。说到天真二字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读过帕慕克的诺顿演说集。他说他自己大概就是帕慕克所描述的"天真的和感伤的小说家",他没法忤逆内心的诉求,却也没办法与现实过不去。那篇演讲词中有这样一段,我想以此作为本文结尾,也以此献给游戏文学界的每一位仍在前行的作者 "你知道,我们作家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也是最喜欢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写作?我写作是因为内心的冲动,也因为我不能像别人一样做好其他的工作,还因为我想读到像自己一样的人写的书。我写作是因为生所有的人的气,每一个人。王子现在的工作内容是手游测评,他玩的很认真。桌子上摆着的是他和夫人闲时一起做的手工。返回游戏首页 下载爱玩app收看最新最快游戏资讯 《光环》系列销量突破6500万 微软头号王牌名副其实2015/07/14 育碧美女制作人跳槽EA 曾是"刺客信条"系列诞生功臣2015/07/14 帝国非一日之功!写进历史的任天堂游戏品牌2015/07/14 业内人士引用宫本茂名言 称任天堂NX不与PS4比拼硬件2015/07/06 撕逼大战再度升级:KONAMI采访时不许提起小岛秀夫2015/07/06 千古罪人终滚蛋:SE社长和田洋一罪状大盘点 2015年E3展回顾:一次最精彩的盛宴中国5550万网游玩家超三成无收入尊敬的新老客户请小心提防诈骗信息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站内导航
    开区套餐|广告代理|游戏版本|游戏网站|登陆器|游戏引擎|产品定做|服务器|技术文章|教程下载|新闻咨询|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8-2011 http://www.48pn.com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墨香私服一条龙_决战sf一条龙_永恒之塔开服一条龙-www.48pn.com
    ☆ 建议使用:1024×768 分辨率 Windows2000 Internet Explorer V5.0 or high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