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煤炭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歡迎您!

登錄OA | 協同辦公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黨建文化 > 文學藝術

紅薯情結

來源:自創 作者:翟春雷 發布時間:2021-12-25 文字大?。?a href="javascript:" id="da">大 |

      冬日溫暖的午后,我走在街上,雖然鄭州新一輪的疫情封控已解封,可是街上行人依然很稀少,少了幾分往日的喧鬧。在一個街角處,一位賣紅薯的中年婦女正在烤箱旁忙碌地烤著紅薯,紅薯散發出的香味勾起了我的許多記憶。


  聽長輩人說,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紅薯是人們的主糧,更是活命糧,故有民諺“紅薯湯紅薯饃,離了紅薯不能活”。紅薯全身都是寶,它的葉子、莖都可以吃,含有人體所需要的豐富營養,是一種純天然綠色食物,也是農家人餐桌上主要的食物。


  記得小時候,家里每年都會種上二畝紅薯,紅薯豐收時母親都會等到星期天,讓我們姐弟幾人下地幫她收。我們把收好的紅薯用架子車拉回家,一部分下到紅薯窖里保存,防止紅薯在寒冷的冬天被凍傷;一部分用來打芡、下成粉條。還可以把紅薯刮成薄片晾曬成干紅薯片。鄉村的冬天是寒冷的、寂寞的,紅薯給童年的冬天帶來了許多溫暖。


  那個年代,豫東鄉村的孩子們對紅薯窖都不陌生,家家戶戶都有一口紅薯窖。紅薯窖屬人工挖制,不僅是力氣活,也是個技術活,為了保存紅薯,農民們真是花費了心思,凝聚了智慧。窖的大小根據自家紅薯收獲量而定,紅薯窖一般分為方形和圓形。紅薯一塊塊壘放在窖里,這里是天然恒溫保鮮儲藏室,人們可以安心讓紅薯在此過冬。


  我家院子里也有一口紅薯窖,至今還記得我被媽媽用繩拴住腰下到紅薯窖里“撈”紅薯的情景,仿佛還在昨天,驀然回首,發現如今我已是人到中年。不知是時光太快,還是記憶太深,心中泛起幾絲傷感,傷感的情愫里,蕩漾著紅薯留下的溫暖。那時候的冬天比現在寒冷,媽媽每天都會早早地起床用大米和紅薯熬一鍋紅薯粥,紅薯吃起來很甘甜,再吃點自家制作的醬豆,簡單的飯下肚,一股暖流瞬間涌遍全身,身體一下就暖和起來,回味無窮。


  紅薯的吃法也是豐富多樣的:燒紅薯、烤紅薯、煎紅薯餅、炸紅薯丸,甚至還可以炒個酸辣紅薯條。我最喜歡吃的是埋在灶膛里的烤紅薯,冬天的晚上,母親在灶臺前做好飯,灶膛里柴禾的余燼還旺著,經常會揀幾個個頭小的紅薯埋進去煨好,大約一個小時后,從灰燼里扒出紅薯,剝開烏黑的焦皮,露出黃澄澄的瓤兒,頓時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味。我放嘴里咬一口,軟酥酥、甜絲絲的,甭提多好吃了。當然,剝過紅薯的手上也會沾滿黑糊糊的炭灰,稍不注意,就會弄到臉上、鼻子上。  每每這時,母親總是扭過頭笑著,然后快速捏一下我的小鼻子,半斥半嗔地道一句:“小饞貓!”在那個物質并不豐裕的年代,可以說,灶膛里的烤紅薯,就像今天的肯德基、麥當勞,是當時我們這些孩子們最喜歡吃的食物。還有讓我記憶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冬天吃凍紅薯,前一天晚上放學回家把紅薯放在院子里凍著,等第二天早上上學時趕緊拿起來吃上一口,很冰、很脆。


  如今,紅薯受到了營養學家們的青睞,成了極具營養價值的綠色食品,登上大雅之堂!所以,我與它的情結不會變淡,那童年的故事在歲月的沉淀中也不會蒼老,永遠都是我記憶深處的經典!


【打印本頁】 【返回頂部】 【關閉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鄭煤集團信息管理中心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豫B1-20060044 編號:豫ICP備12008426號

地址:鄭州市中原西路66號       電話:0371-87781116

全國互聯網安全管理服務平臺備案號: 豫公網安備 410102020028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