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煤炭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歡迎您!

登錄OA | 協同辦公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黨建文化 > 文學藝術

媽媽的攪面菜饃

來源:自創 作者:周玉成 發布時間:2022-06-17 文字大?。?a href="javascript:" id="da">大 |

每到夏初,正是莧菜、荊芥大量上市的時節。昨天下班,經過路邊的便民菜攤,哇!幾家攤上都擺有我的最愛——莧菜、荊芥。不由得勾起了我的回憶,味蕾中泛出媽媽攪面菜饃的味道。
  記得小時候,媽媽總會在菜園里留出一大塊空地,一入夏就帶我去山邊割青草,然后在空地中間挖個大坑埋青草,等過些時日,青草腐爛后,在上面蓋上一層土,土上面鋪上厚厚的枯枝樹葉,樹葉上再壓些土,然后點燃樹葉,慢慢燒,最快也得六七個小時,甚至一天一夜,直到把最上面的土熏得發黃、發黑才算完成初道工序——暖肥。媽媽說暖肥很關鍵,就像蓋房打基礎,基礎牢固了房子才能建好建牢靠,暖肥暖好了能供幾茬菜。
  暖好肥,接下來就是兩三遍地翻地,平整地面,細心挑揀出地里的小石塊及未燃盡的樹枝。媽媽說:“多翻幾遍土松軟,挑的仔細不容易生雜草?!钡卣煤?,均勻地撒下莧菜籽、荊芥籽,此后就是隔三岔五地澆水,大約要一星期后長出小芽兒,此時澆水更勤了。每天在太陽升起前都要澆一遍清水,天氣越來越熱,苗兒迎風長。剔苗剔大留小,擇菜先抖后去根,洗菜動作要輕柔,嫩苗不出菜只能下面條隨鍋…… 在媽媽嘮叨聲中,莧菜、荊芥葉肥枝壯,滿眼望去,嫩油油碧綠一片,這也就預示著媽媽的攪面菜饃即將登場。
  也許生活需要儀式感,媽媽終于開始派活兒了。爸爸負責把剛收的新麥子磨面,這回面要比往日少磨幾遍,面白且筋道。我負責拾柴火燒鍋。爺爺不需要參與,只需要看好我弟弟玩耍就行。媽媽則挽起一只大竹筐和一把收麥用的鐮刀,來到菜地。這回不再是一棵棵地剔,而是用鐮一片一片割,留下離地面2-3厘米的菜茬,待竹筐裝滿莧菜、荊芥時收工回家。
  擇菜、洗菜,媽媽都要親自完成。媽媽把洗好的莧菜用開水快速焯一下后撈出過涼水,用籠布包裹擠出多余的水份,切成1厘米左右的段段盛入瓦盆里,再把洗好的荊芥(不用焯水不用切)摻進來,澆上用花椒粒、干辣椒炸過的熱油,最后撒上鹽,菜饃餡就算拌好了。接下來就該和面了,媽媽和面方式比較特殊,一只手端水瓢,一只手拿雙筷子,邊倒水邊攪拌,攪成非常非常稠的面糊后,用筷子挽起一團放在墊好面粉的案板上,用手攤開面團,放上菜餡包起來,貼在我早已燒熱的鐵鍋上,手沾上水按成圓形,一邊貼一邊叮囑我把柴火攤開燒,小點火,把多余的柴火先撤一邊,等翻面兒了再填進去。
  隨著菜饃的香味飄出,我和弟弟早已饞得想流口水。但第一個出鍋的菜饃永遠是屬于爺爺的,媽媽說是讓爺爺嘗咸淡。 第二個是爸爸的,說是爺爺可能嘗得不太準,讓爸爸再嘗嘗。幸虧我們家是大鐵鍋,一下能貼四五個菜饃,出鍋時間間隔取決于媽媽包饃的速度,也就1分多鐘吧,但對于我和弟弟來說,也是一種煎熬。
  面盆凈了,菜盆也凈了,竹篦上摞起好多菜饃。媽媽收拾完,先端起幾個菜饃給鄰居們送去,讓他們也嘗嘗鮮,然后才開始享受自己辛辛苦苦做好的美味。還不忘總結經驗:這回面攪得好,軟和,餡也中,得虧你爺爺嘗過,咸淡正好,按得也均勻,要是摻點雞蛋碎就更香啦。下回吧,等下茬菜長成,咱少換點油鹽,多攢幾個雞蛋,給你們做雞蛋菜饃……
  媽媽的許諾,讓我們又有了新的期待,期待莧菜快快長,快快長。其實那時我感覺媽媽可神奇了,她說的話都應驗了,我家莧菜割了一茬又一茬,也沒見添過肥料,苗還是那么壯,地面的雜草也是寥寥無幾,經爺爺嘗過的餡從來都是不咸不淡,摻了雞蛋碎的菜饃更香,更好吃。
  如今,我們家的日子越來越好,但攪面菜饃依然是我們的最愛。成家后,我也成功傳承了媽媽的手藝,但我懶省力,攪面改和面,鐵鍋烙改成了不用擔心糊鍋的電餅鐺,菜餡也應女兒的要求加入了蝦仁和更多的肉沫,但不變的是我們家試嘗咸淡的仍然是爺爺——我孩子的爺爺,與我們分享美味的有我的同事、鄰居,雖然大家都夸贊我烙的菜饃皮薄餡香,但我時常想起老家的大鐵鍋,灶臺前燒火的我,爺爺嘗菜饃時滿含幸福的笑容,帶有媽媽味道的莧菜、荊芥餡攪面菜饃。
  

【打印本頁】 【返回頂部】 【關閉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鄭煤集團信息管理中心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豫B1-20060044 編號:豫ICP備12008426號

地址:鄭州市中原西路66號       電話:0371-87781116

全國互聯網安全管理服務平臺備案號: 豫公網安備 410102020028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