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黨建文化 > 文學藝術

初夏的季節

來源:自創 作者:呂春麗 發布時間:2022-07-04 文字大?。?a href="javascript:" id="da">大 |

五月人倍忙,各有各的生活。陽光明媚的一座城,不缺花樹鳥鳴,不少人潮擁擠,每個匯入穿梭不止人群中的人都有各自的心情。晨光熹微后陽光會給眼前所有的景物著上溫婉的金色,紅暈是朝霞躲閃不及的影子,溝渠河溪的光澤應該不亞于兒童少年溢滿燦爛笑意的臉,每一處光波都閃爍著活潑。
  春夏之交的天格外藍,滿眼的鵝黃嫩綠,紅粉紫白,空氣中彌漫的盡是不同味的花香和草葉兒的清新。自然的饋贈只需你睜開眼,輕嗅鼻,邁開腿,便可收獲愜意。
  然而,猝不及防的一場疫情,讓還處于五一假期中的綠城,不得不按下了暫停鍵。禁足在家的日子,唯有捧起書本,來安撫焦躁的情緒。
  作家梁曉聲的《中文桃李》,聚焦于“80后”青年的成長,以年輕人視角寫出了一代人的“青春之歌”。
  2002年,梁曉聲任北京語言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與青年學子有了直接而頻繁的接觸。當時,他的學生正是“80后”一代。多年來,他關注著學生們離開校園后的人生際遇,想通過小說的方式,給自己的教學生涯留下一點記錄,也作為一份禮物,送給曾經教過的學生。
  《中文桃李》以第一人稱視角,講述了世紀之交,李曉東考入本省文理大學中文系后發生的故事。他和同班男生一起聽汪爾淼教授的課,獲得文學啟蒙;辦《文理》雜志風光一時,刊發的作品被《讀者》轉載;接觸有點各色的女生徐冉,初嘗愛情的糾結與甜蜜;面臨升學和就業的壓力,探尋前路何方……在這所大學,以李曉東和徐冉為代表的青年學子,在經歷同學間的矛盾、沖突與誤解,經受2003年非典疫情的考驗后,收獲了成長、友誼和愛情。他們帶著中文教育的四年所得,步入了小說下半場。
  這是一部寫給中文系的作品?!霸谏鲜兰o80年代,中文可是非常風光的一個專業,才子和才女們都在中文系。一個學校如果沒有中文系,那如何得了?”梁曉聲說,“后來文學開始邊緣化了,當書中的主人公們開始學中文時,中文系好像成了一個‘筐’——過去是喜歡中文才去讀,現在可能是權宜之計,出于理科成績不理想才無奈去讀?!钡谒磥?,學生在中文系收獲的人文教育,盡管不會令他們短時間內獲得財富和成功,卻培養了他們的從業能力、讀書能力。比如小說中的李曉東,因擔任《文理》主編,在日后省電視臺、出版社、廣告公司、房地產公司、紀錄片團隊幾份工作中,每每能做出不錯的成績,以至于多年后妻子徐冉對兒子說,“你爸的人生,現在仍靠文學那碗飯墊底兒”。
  什么是理想的生活,永遠是困擾年輕人的問題?!吨形奶依睢分?,女主人公徐冉問李曉東:“生活也可以分為歌類的、詩類的、小說類的、散文類的、報告文學類的、史詩類的,你憧憬哪一類生活?”兩人商量一番,覺得沒誰的生活可以始終如歌,史詩類的離普通人又太遠,詩類的太理想主義、太脫離現實,小說類太難把控、太復雜,而散文類的更適合老年人,還是報告文學類更恰當——人生像一場自己給自己的報告,由不得虛構、自欺欺人,而又得有點文學性,加進小說、散文、詩歌的味道。
  這種以文學門類來比喻生活的做法,是梁曉聲的創造。他說:“這是過來人的看法。我沒經歷過詩一樣的人生,壓根就沒敢那么想過。從少年時期我就篤定,這輩子得像報告文學一樣寫實,來不得半點的浪漫、抽象、虛偽——因為家里困難?!?br style="TEXT-ALIGN: left; TEXT-INDENT: 2em"/>  小說下半場,兩位主人公畢業進入社會后,也確如他們所說的那樣,心中保有著對對方的“責任意識”,認真地為生活打拼著。他們住過簡陋的平房、昏暗的地下室,克服各種意想不到的困難,與形形色色的人物遭逢,最終過上了如意的生活。而李曉東和徐冉也終于取得家長的認可,成就了一段美滿的婚姻。
  縱觀這兩個人物走過的道路,確實代表著很多“80后”青年的心路歷程。他們糾結過,是留在家鄉陪伴父母,還是遠走他鄉到大城市闖一闖;他們面臨戶口、房租、工資等生存壓力,卻不甘心做有違本性的工作;他們不愿“啃老”,以占朋友的便宜為恥;面對不可回避的代際沖突,他們逃避過、爭吵過,最終理解了父母、收獲了親情。
  小說延續了梁曉聲以往作品對“什么樣的人生值得一過”的思考,只不過他觀察的對象從《人世間》里的“50后”變為了“80后”。但他的答案沒有變——“70多年的人生走過,人一生到底該追求什么?想來想去,除了真善美,其他都是過眼云煙?!?br style="TEXT-ALIGN: left; TEXT-INDENT: 2em"/>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睆摹吨形奶依睢返拿挚梢钥闯?,這也是一本大學教育之書。書中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中文系教授汪爾淼。他的課妙趣橫生,讓本想跨專業的學生也被深深吸引;他鼓勵學生辦刊物,推薦優秀作品發表;他和學生交朋友,讓大家畢業多年后還每每懷念……更重要的是,他是學生們名副其實的“精神導師”,引導學生思考人性和人生的意義。
  其實,汪爾淼正是梁曉聲的自畫像,書中汪老師講的內容就是學生們擠爆教室也要聽的梁氏文學課。
  在小說中,梁曉聲借汪先生之口說出了他對大學人文精神的堅守:“文學專業是一個什么專業呢?首先是一個了解人性進而了解自己的專業。我們這個專業,其實是大學之魂。沒有點兒人文氣氛的大學,不可能是一所好大學……”
  他強調人文氣氛,其實是一種信念,相信“文學確曾起到過這么一點兒促使社會進步的微不足道的作用,一點兒一點兒地,一百年一百年地影響著世道人心”。也正是在這重意義上,文學是人生的一種底色。
  在這個初夏的季節,聽梁曉聲講文學,讓靈魂在字里行間中獨行,也能把封閉的日子過成一首無痕的詩。
                  

【打印本頁】 【返回頂部】 【關閉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鄭煤集團信息管理中心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豫B1-20060044 豫ICP備12008426號

地址:鄭州市中原西路66號       電話:0371-87781116

全國互聯網安全管理服務平臺備案號: 豫公網安備 41010202002883號